也水

这里是也水


坑宝石,free,文野,全职相关,没有特别雷的cp,偏杂食

怪怪.(阿年不是好人):

看完!!!

华哥把熙熙的手握住了!

而且他看到了熙熙拿了才低下头der

Q:来个学习帖!在这个问答下拍出题目,等一个有缘人来解答!(LOF这么多大佬总有一个会回答的对吧对吧👀

各位爹妈,浙教版九上物理搞不清楚怎么办呜呜呜呜。。。 就是怎么判断什么时候速度最快呜呜呜呜还有他们关系,弹性势能和动能有什么关系呜呜呜呜

不触即发——《下落不明》 6

倾斜角:

【注意事项】


1 这篇文主要涉及的cp有如下几对:叶蓝、喻黄、双花、周江


2 借用了哨兵向导设定,但因个人喜好及剧情需要,并不完全遵循原设定。具体细节差异请看文中描述
除此以外还含有大量私设,介意者请勿点开






第一部 下落不明




章六  杀人瞬间




 


 


第二天上午蓝河醒来,发现水床上早没了人。洗漱完下楼一看,叶修正坐在自助餐厅吃早饭,旁边还有两个空杯子,说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人已经先走了。


看你睡得死去活来,就没叫你。叶修说,喏有热牛奶,喝一杯压压惊。


已确定的第一嫌犯抓到手,时间上自然宽裕不少。蓝河不紧不慢吃着早午饭,叶修在一旁说明情况。被害人的尸检报告出了两份,上城分局有一份,二十八局专属法医又有一份。考虑到王家人情绪不稳定,局里已经同意家属把遗体领回去了。


“这么做的话,流程上能满足吗?”蓝河叉着荷包蛋的蛋黄问。


叶修点点头,道:“李皖根本没有就自己的被捕发表任何辩驳,尸检报告也做得足够彻底了。按二十八局规定,证据确凿且犯人已经抓获归案的情况下,可以这么做。”


“明白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今天去家属那边跟进情况。王女士已经被搁置够久了,家属一早去领遗体,今天下午就葬礼。”


蓝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们今天干什么?”


“瓶颈阶段。按李皖的情况,要取证很难,所以上头针对这起案子出动了非常手段,让我们机动待命。”


“非常手段?”


“对,专家。”叶修说,“一会儿就到。”


 


下午一点。


叶修和蓝河离开旅馆时,喻文州和黄少天刚巧从车上下来。任务途中清一色制服打扮,黄少天今天吐掉了口香糖摘掉了耳机,看起来分外正经。喻文州上下看看,伸手把他领带扶正。


他们现在在市内某个殡仪馆,王家人为被害人设的灵堂就在这里。左右花圈一字排开,堂上一副巨大遗照正对着礼堂中间的棺木。鉴于被害人遗体情况特殊,棺材盖子已经合拢。葬礼由王女士姐姐主持,亲朋好友鱼贯而入,父母则在门旁泣不成声。


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是过来照看现场状况的,王家人特意为他俩安排了茶水和位置。两人一人一瓶矿泉水站在后排,喻文州见两位老人头发多已花白,正暗自唏嘘,忽然察觉一股怒气。他侧过头,发现黄少天沉着脸站在身边,拳头捏得死紧。


“少天?”


“……没事,”黄少天口气有点冷淡,“就是有点不爽。”


喻文州叹口气。他知道黄少天的脾气——正义感强,又直来直往,历来痛恨下三滥的犯案手法。如果是一对一单挑正面砍伤,黄少天指不定还能夸你勇猛,可这类毁人尸首的案子,手法恶劣动机下作,最叫黄少天不齿。


干他们这行,最尴尬的不是抓人,也不是立案,而是面对家属。被害人死得如此惨烈,凶手能否依法查办却还是个问题。黄少天本就对此相当不满,这会儿又看见白发人送黑发人,无异于火上浇油。


作为哨兵的黄少天一生气,向导也能连带着感受到。那股强大的精神在喻文州脑海里横冲直撞,力量之大远超过他的预计。


他是真的很生气。


喻文州左右看看,见附近没有其他人落座,便伸出手,将黄少天紧握的五指掰开,与自己的左手交缠在一起。这是喻文州特有的安慰方式,黄少天深谙此道。两人都没说话,片刻,喻文州感到黄少天右手屈起来,紧紧握住了自己。


“文州……我最见不得这种事。”黄少天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喻文州能听见,“你记得吗,被害人还有个七岁的女儿。”


“记得。”


“到现在都下落不明,恐怕……”


“多半……凶多吉少。”喻文州替他把话接完。


“现在嫌犯抓到了,但能不能判刑还不好说。”


“未必。”喻文州说,“这起案子情况特殊,很可能不走普通结案通道。”


“那最好,我喜闻乐见。”黄少天的声音沉了八度,“要是这案子最后判了被告无刑事责任,我可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法官打一顿。”


这间礼堂很大,来宾大多挤在厅中央。他们站在后门附近,不怎么引人注目。喻文州侧过身,正好半挡住黄少天。借着这个姿势,他举起两人相握的手,用嘴唇轻轻碰了碰。


“尽你所能做好份内事,就行了,”喻文州说,“之所以要有法律,就是为了讲求公平二字。至于那些法律范畴之外的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也是,”黄少天说,“天道好轮回啊。……哎,文州,要致词了。”


喻文州回头,见王女士的姐姐正在往台上走,剩下宾客大多已各自入座。他看看表,轻声道:“差不多了,剩下是人家家里事,我们走吧。”


“也好,我想再去次现场,”黄少天甩甩脑袋,再站直身体时,表情变得有些凛然,“是死是活总得给孩子家长一个交代。”


 


 


下午两点三十分。


蓝河正在办公室里第三次整理案情,忽然听见一阵手机铃声。叶修看看屏幕,说是专家到了,一边随手把《穷开心》按掉,朝门口走去。


他俩到分局门口不久,驶来一辆出租停在门前,下来两个人。蓝河定睛一看,居然是周泽楷和江波涛,人手一杯星巴克,手里拖着个行李箱。周泽楷头上架副眼镜,穿一件黑风衣,里头是灰色衬衫和黑色领带,旁边江波涛套着同款风衣和V领针织衫,颈上围了条薄围巾,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搞刑侦的。


“我局同事越来越潮了,”叶修开玩笑道,“看你俩这派头是要去巴黎时装周啊。”


“前辈客气,不像去义乌搞批发的就行。”江波涛笑笑,“蓝河,精神好点没?”


周泽楷比江波涛稍微高些,站在他边上,朝两人友好地点头。蓝河打着招呼,见所谓的“专家”里有江波涛,大概也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天的案情分析里黄少天说对了一点——对有嫌疑的人,叫江波涛来看一眼,多半能水落石出。


“连你俩都给派出来,李先生倍儿有面子。”叶修说,“看来这案子影响还是很大的。”


“可不是,听说都惊动H市人大代表了。”江波涛耸耸肩,“要是解决不了,新杰那边压力也大得很。”


到办公室放下行李,江波涛把外套换成白大褂,胸口挂个胸牌,俨然一副心理咨询师打扮。嫌疑犯关在三楼的审讯室里,几人等电梯当口,蓝河心中产生个疑问——他确定江波涛是个有读心能力的精神能力者,回想起来,却不清楚周泽楷是做什么的。


正纳闷着,身旁江波涛的声音悠悠传来:“泽楷是我的搭档,办案也是一起走的。”


知道他是回答自己的疑问,蓝河有些不好意思。“没事……你不用特地告诉我的。”


闻言,叶修转过头:“小江啊,我倒是一直不知道,你们谁是谁的保险丝?”


“这可不好说,”江波涛说,“新杰做事,向来两手准备。”


说话间到了审讯室门外,叶修上前,向门口警员说明情况。蓝河站在后边,发现周江二人对视一眼,江波涛冲刑警耳语几句,拿来两杯水,又要了两把枪递给周泽楷。他做个原地等着的手势,转身走进审讯室。周泽楷在门旁找了个位置站定,手中双枪飞快转了圈,插进腰侧枪套里。


“你不进去吗?”蓝河问他。


周泽楷看一眼室内。


“现在……”他摇摇头,惜字如金,“不用。”


 


下午两点五十五分。


江波涛走进审讯室后,第一件事是打开门上的气窗。


三人挤在门外,见他在屋内踱过几步,放下水杯,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李皖还是老样子绑在座位上,眼睛毫无规律地飞快转动,视线没有焦点。就像喻文州说的,精神能力者与李皖待得近了,总有种轻微的暴躁感。李皖身上那股剧烈的不和谐感也并未随时间推移而消退,相反,变得更加强烈了。


江波涛两腿交叠,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


“李先生,你好。”他说,把其中一杯水推到李皖面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次案件特派的心理辅导师,希望对你做一个简短的心理咨询。”


没有回答。


“你的妻子王椿华数日前被发现死在自家别墅中,尸体大卸八块,死后还被烹煮。作为案件的第一嫌疑人,按照惯例,你有权向警方提出抗议或申诉。”


没有回答。


“如果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那么我这里有一些问题,希望你能配合回答一下。”江波涛说,“根据你的情况,警方推断你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除此以外,我个人也倾向于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或偏执型人格障碍这两种推断。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最近六个月里,你是否有过幻觉体验?”


没有回答。


“第二,你有没有特殊的信仰?”


没有回答。


“第三,你是否经常说谎,或曾使用假名?”


没有回答。


“如果得不到你的配合,我们大概没法在这方面取得进程。”江波涛换了个坐姿,“心理咨询对你是有利的,如果你有过精神病史,请务必告诉我,我会为你寻求合理的司法庇护。”


门外三个大男人挤在气窗前监视,这状况怎么想都有点好笑。叶修边听边啧啧道:“还好黄少天不在,否则一定揍他。心理医生都这么讨打吗?”


周泽楷笑了起来,摇摇头。


蓝河越过叶修肩膀,看见江波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他喝得很慢,视线一直锁在李皖身上,后者依旧是疯疯癫癫的样子。


就在此时,周泽楷忽然开了口。


“不行,”他轻声说,“麻烦。”


“什么麻烦?”叶修问。


“思想,”周泽楷一次只说几个字,听得蓝河肠子都痒了,“没法突破。”


 


在心理咨询方面,“对话”是个相当重要的环节。但像江波涛这样的心电感应者,自从某一天发现自己能听见他人心声起,对话成功与否对他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然而李皖是个例外,即便是江波涛也没有想到,世界上居然有人的心声可以乱成这样。


假设他需要的信息是“核”,那么在核外面,已经裹满了层层叠叠的干扰和屏障。李皖的意识完全不在正常范畴内,混乱到这个地步,在疯子里也堪称一绝。这些思维并非无法冲破,但强行侵入对彼此的脑部损害都非常大,不仅如此,江波涛也感受到了叶修说的“不协调”。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误,目前带动这个躯体的意识体,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了。


如此棘手的情况很少见。江波涛思考片刻,改变了问话的口气。


 


“我听说,你的妻子王女士是H市著名的电台主持人?”


江波涛话锋一转,与此同时,蓝河的精神也为之一振。


就在刚才的瞬间,他察觉到那股一直干扰他们的暴躁意识中居然出现了极为细小的波动!


太细小了,转瞬即逝,但当蓝河看向叶修时,他可以确定,叶修也感觉到了。


他们同时意识到,一场心理战已经打响。


假如之前的推测正确,李皖性格中很可能存在多疑或善妒的成分,作案动机也八九不离十。而在自己在意的事上,人的潜意识敏感度远超乎想象。蓝河不确定江波涛是否打算唤醒李皖的深层意识,但他猜测,这个与王椿华有关的话题,正是江波涛选择的突破口。


“我听过她的节目。大概是两三年前吧,她还在交通频道主持流行音乐节目,对吗?后来换去了情感节目,听众反响普遍不错。”


蓝河屏息凝神。不出所料,李皖的精神意识中再一次浮现出波动。同样短暂,同样转瞬即逝,但也同样不负众望地出现了。蓝河闭上眼,感觉脑中浮现出一副黑白灰三色间杂的画。这应该就是李皖的意识。不仅如此,他敏锐地感觉到,一抹异样的颜色正从画中缓缓浮起——


(又来了,就像我失去意识的时候那样……)


“来这里之前,我看了王女士的尸检报告。”江波涛的声音平缓悠扬,很难从中听出情绪起伏,“她的主要伤口在右锁骨下,动静脉破裂,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在她死后,尸体被切成十七块,伤口呈现台阶型,结合现场因素,警方推定分尸工具为一把园艺用伐木锯,锯条长270mm。你家花园里正好就有一把这样的锯子。”


他停下来,稍等片刻。李皖对作案过程的反应并不大,意识中的微型波动消失了。


“你看起来不像特别热衷园艺的人,”江波涛再次开口,“也许喜欢园艺的是你妻子王女士,又或者你们都对花草没什么兴趣,纯粹是某次逛街时看见这套工具,就买了下来,对不对?”


没有回答。


“事实上,警方在伐木锯的手柄上找到了你的指纹。假设没有特殊情况,你的立场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案情中有个非常让人在意的地方,那就是:你妻子的舌头不见了。”


(——又来了!)


蓝河猛然抬起头,发现叶修同样看着他,微微颔首。


“第二份尸检报告中指出,王女士的舌头是在死前就被切下的,很难想象你用了什么方法,但一定很血腥。”不难发现,江波涛的声音略有放低,“能够做到这一步,想必你对她的恨意已经日积月累。我冒昧地猜测,也许你杀死她的原因正与此有关。”


门外,叶修极小声道:有效果,反应越来越强了!


蓝河点点头。信号越来越强,他已经可以感觉出,这股不时出现的波动是有规律可循的。富有节奏、富有力道……


是心跳!


逐渐加强的心跳!


“我把自己代入你的位置想象了一下,也许你的妻子在工作或语言方面有某些地方引起你的不满,这很可能就是你的主要作案动机……”


——砰咚!


(是心跳。蓝河想,声音越来越大了。)


“……杀人、分尸,并烹煮,你的行为本身代表着一种宣泄。这样程度的愤怒和怨恨,我想你们的矛盾不是两三天了……”


——砰咚!


“……关于你妻子的人际关系,我们也做了一些调查。据我所知,你妻子与同事的关系融洽,朋友不少,其中有两名异性朋友引起了我们的高度注意。梁实、徐相,你可能听过这两个名字。”


——砰咚!砰咚!


这一刻,蓝河脑海中那副灰色的画扭曲起来,画布中央红色的长柱形越来越清晰,浮出的部分也越来越长。他又一次回到精神感应的世界,除去叶修、周泽楷和江波涛之外,周遭全都是灰色的。


在这老旧胶卷般的灰色中,蓝河敏锐地发现,周泽楷缓缓蹲下身,高挑身形轻微拱起,右手按在腰间,像头蓄势待发的黑狼。


“通过取证,我们认为,这两名男子与你妻子王女士关系匪浅。根据笔录结果,过去一年中,王女士与他们分别会面,次数高达二十或三十以上,绝对不低的数据。”


——砰咚!砰咚!


“结婚至今,孩子也不小了,妻子却跟别的男人来往不断。”灰色视野中,江波涛端起所剩无几的茶水抿一口,“根据我的经验,你杀死王女士,是因为怀疑她出轨。你的性格有些善妒,又多疑,而她嫌你管头管脚,所以背着你,和那些……”


下一秒,江波涛的声音戛然而止。


蓝河看见那团长柱形的红色倏然升高,陀螺似的飞速旋转起来。也是在那一刹那他才看清,这团红雾根本不是什么几何图形,而是一把侧放的匕首!


不!蓝河听见自己大喊起来。李皖疯狂转动的眼珠也在那一瞬间停止下来,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焦点,却忽然集中到江波涛脸上。蓝河看见他整个人站起来,连带着椅子一同向前扑去,扑向江波涛坐着的位置,他要袭击他,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将这个揣测他想法的人碎尸万段,就像杀死王椿华那样,揪着他的舌头一点点割下来,让他在呼喊和痛苦中血流满地——


“跑——!!”


异样响亮的喊声,片刻,蓝河才意识到这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时间太短了,他根本来不及跑过去,光是叫出这一声就已经花光了所有抢来的时间。只要李皖能碰到江波涛,哪怕手上没有武器,蓝河也丝毫不怀疑他会用嘴一口口撕咬对方。他已经失去正常思维了,疯子二字远不足以形容那股喷薄而出的杀意和疯狂……


必须有人拦住李皖!


 


但有人比他快得多。


蓝河甚至没能看清审讯室的门是怎么打开的。一股风从他脸颊旁掠过,他以为那是叶修,千钧一发之际他想,也许叶修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同一时间,李皖撞向江波涛的动作瞬间停止,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呈现出一个极其古怪的姿势。


不是李皖不想过去,而是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剩余的一步。


漆黑的枪口顶在李皖额头上,蓝河视线顺着枪身向后移动,发现枪柄掌握在某双平直伸出的手中。周泽楷站在江波涛身后,双手平举,左右手各握一把刚从刑警那借来的92式手枪。两份0.76千克的重量,在他手中却轻如无物,牢牢制住李皖,半点位移都没有。


他是什么时候过去的?


又是什么时候拔枪的?


“别动。”


周泽楷的声音很轻,却充满威胁。


桌前,江波涛喝干最后一滴茶水,将杯子放回原处。


“李先生。”


他礼貌地笑笑,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慢慢站起身来。


“谢谢你的合作,我想……我已经知道,你妻子的舌头在哪里了。”


 




 




————————TBC————————








写得很慢外加改了好几遍的一章……周江顺利上线

提拉米苏和卡布奇诺

复健产物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哈哈

是糖,相信我。

发了发了






————————————————————————————————— ——————————————

冬天的h城并没有那么惬意。


正如广大网友所说的,北方的冷是物理攻击,南方的冷是化学攻击。


背着画板穿着厚厚羽绒衣的Alex这么想到。


周围走着不少的人,大多都是成双结对的,似乎刚刚下了课,谈笑风声。


自己一个人走在这里还真是格格不入呢。 他自嘲的笑笑,把羽绒服帽子戴上,继续向前走着,走出了校门口。


天空阴沉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渗出雨来。Alex暗叹一声不妙,却还是没有往回走的意思。他拐入一个个小巷口,极其熟练的找到了角落里的一家甜品店。他在门口犹豫片刻,还是推门进去了。


淡蓝色的风铃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响声,在偌小的甜品店里显得很清脆。一位淡蓝色头发的男子掀开内间的帘子,走了出来。 “欢迎光临啊,哦豁,你又来了。” 男子笑了笑,清秀的脸和低沉的声音十分不符,却没有什么违和感。


Alex轻轻的应了一声 ,放下画板,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支自动铅笔和橡皮开始草草的打起平面稿来。“老规矩?”

男子朝他笑了笑,一边熟练的下了单。Alex没有应话,抬头看了看他,微微点头,犹豫了一下又开了口“蓝胖子,卡布奇诺6分甜。”


被叫做蓝胖子的男人微微皱了皱眉,说道:“今天怎么加糖了?你不太对头了啊,咋了?”


“有什么不对头的,我想换换口味。”少年清冷的声音应答了他,眼睛却丝毫没有离开画板。“再说,我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跟你说?”


蓝胖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打开一旁的咖啡机,专心致志的做起咖啡来。一时间,甜品店里只有铅笔画过纸面和咖啡机的嗡鸣声。


“这位小哥哥,你的卡布奇诺和提拉米苏做好了,请慢用哦~”蓝胖子打破了甜品店内的寂静,最后的尾音被刻意拖长,似乎在引诱着什么。


“你有点恶心诶。”Alex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个白眼,把画板推到一边,伸手接过了咖啡和蛋糕。咖啡上的拉花十分精致,是一只胖乎乎的柴犬,旁边还有一颗星星。


“这啥啊?怪恶心的。”Alex嘴上边吐槽一边小心翼翼的喝着咖啡,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破坏了这幅在咖啡上的画。


蓝胖子拉了把凳子坐在他的旁边,故作伤心的说:“爱腻,你这么说,我感觉世界都灰暗了呢。”


Alex的眸子暗了暗,放下手中的咖啡,做出呕吐状。“我狗不狗我不知道,你是zen的狗好吧。”说完毫不犹豫的叉起蛋糕狠狠地吃了一大口。


蓝胖子看着眼前这位幼稚的黑发少年生气咀嚼的模样,不由得想到了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仓鼠,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有什么好笑的啊!”

“没事没事。”蓝胖子带着笑意回答道。“吃你的吧。”


Alex听他这么说,半句话噎到嘴边又吞了回去,默不作声的继续吃着蛋糕。蓝胖子就这么一直看着他,眼里似乎是无尽的温柔。


背景音乐放的是霉霉的《love story》,旋律并不那么起伏,随着歌者的演唱更显出一丝甜蜜。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一小碟蛋糕和咖啡便见了底,淡淡

的可可粉味道在空气中散去,如一阵烟,看不见,却真真切切的存在过。


那感情呢?


蓝胖子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淡定下去了,也许是第一眼看到他的那种不同寻常,也许是他每天来时的不同的打扮和在不自觉中流露出的那种如狐狸一般的狡黠,也或许是低头作图时的那种认真,但他知道。


他爱他。


他爱他的小心机,爱他在某时流露出的小脾气,爱他左眼下的那颗特例独行的星星,爱他的一切。


“那我走了啊。”Alex背上画板,侧脸在冬日的落日下被照出一道并不明显的光,推开了玻璃门,淡蓝色风铃又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发出悦耳的响声。


一只白净的手拉住了他的手腕,他转过了头,淡蓝色头发的男人浅浅的对他笑着。


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Alex”


“我喜欢你。”


Alex的脸到耳尖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别扭的把头扭到一边,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丽丽,你不说话我当你是默认了啊。”蓝胖子看着面前人的反应,心中三分激动七分忐忑,他的心似乎从来没有跳的这么快过。


突然,他转身,一双柔软的唇毫不犹豫的覆上了他的唇,带着些许淡淡的可可味。


一吻作罢,面前的少年笑了起来。


 


“我也喜欢你。”Alex说道。


“这一点,你不早就知道了吗?”


————————————————————————————————————————————————————

体外话

提拉米苏的含义是 带我走

卡布奇诺的含义是  我喜欢你


  瞎逼逼一句,其实狗哥画板上画的全是蓝胖。


哈哈哈,我突然觉得我好菜啊。


前后文是在不同情况下写的,可能不太对头,见谅。


感谢阅读。











[蓝A同居三十题活动] only

     初同居设定,ooc严重

 

     [替对方挑衣服]

     以上能接受的↓






       “花菜,你干了什么啊!”Alex一把拎起了把自己的衣服撕得破破烂烂的花菜,肇事者还若无其事的慢慢舔着自己身上的毛,气的Alex恨不得直接把花菜丢出窗外。他根本就没几套衣服,这下好,全部没法穿了。                            

    “爱腻怎么了?”在给二胖喂食的蓝胖子听见动静,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见眼前这一幕,直接笑了起来。“诶呦累,爱腻你……诶呦我的肚子哈哈哈。你的衣服咋变成这样啦。”

  “问它。”Alex一脸冷漠的把花菜丢了下去,转身又开始收拾自己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蓝胖子靠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一边碎碎念一边收拾东西的小男友,嘴角不知不觉的扬起了一个弧度。“爱腻~等会去买衣服吧。”蓝胖子从Alex的背后一把扑上去,头搭在他的肩上,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扑到了Alex的耳朵上。Alex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泛红的耳尖出卖了小屠皇害羞的事实。

  “……离我远点”Alex捂住了耳朵转过身去。两个人沉默着,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尴尬,最后还是Alex先开了口:“胖子,你衣服先借我一件,不然我没法出门。”蓝胖子愣了一愣,笑着答应了下来,随手把衣柜门打开,整个人几乎都钻到了衣柜里。最后取出了一件淡蓝色的卫衣,上面还印着一只白色的飞鸟。Alex十分嫌弃的看着那件衣服,吐槽道:“为什么上面还有一只那么丑的鸟。”蓝胖子故作心疼的捂住了胸口,装作委屈的说:“爱腻,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明明挺好看的。”   “……行吧行吧,我穿。”Alex捂着脸,脱下了自己身上穿着的黑色睡衣。

  

      少年的身材匀称,常年宅在家里使得他的皮肤略显苍白。“摸上去手感肯定很好吧。”蓝胖子这么想着——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少年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浑身一颤,紧接着耳尖又开始泛了红。“死胖子,你,你干嘛,松开。”少年挣扎着,腰部流畅的线条让蓝胖子有些想要在这办了他的冲动。“爱腻,你喜欢我吗。”Alex愣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摇摇头,像敷衍一般说:“喜欢喜欢,行了吧,松开。”蓝胖子如同小孩子捉弄别人成功了一样笑了起来,松开了手,然后强行把Alex的脸朝着他,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换来的是自家男友的炸毛。

    “蓝,胖,子。”Alex咬牙切齿地说着,“你以后别想走地窖!”肇事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哼着歌,没心没肺的笑着。

      “爱腻那件衣服挺好看的啊——这件也行,快秋天了先备着。爱腻你要不要买鞋子啊,那双在打折诶。爱腻——你理我下嘛。” Alex烦躁的捂上了耳朵,“早知道不和他出来了。”

“爱腻,你说句话嘛~”“行行行,都买了,快点,我要回家打csgo。”蓝胖子无奈而又宠溺的笑了笑,带着点不同意味的说:“好的,要不在外面吃饭吧,就那家上次吃的西餐厅。”“不要,不好吃,你回家做。”蓝胖子对于Alex突如其来的要求有些欣喜和一点惊奇,毕竟这是第一次Alex提出要求。

     “爱腻。”蓝胖子突然停下脚步,拉住了Alex的手。“如果可以的话,我下辈子,还跟你在一起。”Alex被这直接的表白吓的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把头撇了过去,手轻轻的勾住了蓝胖子的小拇指。“……好。”   

      两个人就这么牵着手走,一条不长的道,似乎可以走上很久很久。

end.

—————————————————————————————————

菜鸡写文,不喜勿喷,可以拥有一些建议嘛QWQ

     

   

    

   

  

 

  

 

   

  

周末摸鱼,p2是半成品呀,p1加了滤镜。是mafumafu的神佛的手书上色呀。我爱mafu(*/∇\*)